Awaken the Giant within

星期五, 一月 18, 2008

上阵是为了什么?

黄伟益

大选的跫音越来越近了!看到国阵领袖为了争出位而斗个你死我活,我看了真是感到心寒。

你问我在大选上阵重要吗?我可以坦白告诉你不重要!但是,若要我在来届全国大选上阵,我肯定会卯足全力拼到底,确保自己能够旗开得胜。

我一直相信,机会只留给那些永远做好准备的人。我不相信反风会把榴连刮下来,或所谓来届大选会掀起政治大海啸的道理!

我相信所有的一切必须靠实干与诚意换回来的。当然,年轻更是我们最大的本钱!若我们能够在生命最旺盛的一刻奉献个人青春、活力和魄力,这岂不是更好吗?

我曾经有机会在大选上阵。结果,我选择放弃了这个机会。当时的我还不是一位政治工作者,甚至连政党的边都沾不上,但我可说比许多人幸运得多。

然而,我始终没有觉得后悔。我相信在大选披甲上阵乃是一种让个人成长、学习如何面对群众,以及赢得他们信心的过程,其结果如何就不在我们控制的范围了。

随着转换跑道之后,我当然希望有机会亲身体验参与大选的过程,更尝尝当中甜酸苦辣的滋味。至于你会把选票投给谁,这就交由你去作决定了。

我相信本身是个拿得起、放得下的人。面对2008年全国大选,如果我再错失这次上阵的机会,我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。

只是,一旦要我投入整个大选,我就要确保自己做得最好,而且一定要竭尽全力务必把本身所攻打的选区赢下来。

自从懂事以来,我见证过了民主行动党在丹绒一役、丹绒二役崛起,以及在丹绒三役败走麦城。

我同样看到民主行动党在过去两届全国大选毫无起色,以致只有一支火箭射入槟州立法议会,让彭文宝被逼跟国阵群雄周旋到底。

作为槟城人,我只希望协助民主行动党扩大在槟州的政治版图,进而让我们重新赢得槟州人民的信心。

如果在野党有机会在1990年赢得14个州议席,我们相信这一次亦有机会否决国阵在槟州所牢控的三分之二州议席。

这些日子以来,我确实投入了不少的精神、时间与金钱来应付这场选举。这可能到头来是一场空。但是,我有什么好埋怨的?

这让我想起了民主行动党创党主席曾敏兴医生,在1965年即创党前一年所举行的森美兰州拉抗区州议席补选,以梅花作为独立人士的标志而赢得这场补选。

就像我们常说“未经一番寒彻骨,焉得梅花扑鼻香”,我们更应该以梅花的精神来激励自己,并以一颗坚定的心面对接踵而来的挑战。

这就是梅花精神的由来,至今仍然让人津津乐道。同样地,若我们能把梅花精神再次发扬光大,而不是耗时间作没有意义的争夺,这难道不是更好吗?

2 Comments:

  • 清用手机发送以下信息:
    反对党没用?错!是因为马来西亚没有反对党!因为反对党不够1/3!所以反对党没反对的资格。国阵乱乱来,是因为你给他超过2/3!如果你要停止国阵乱乱来,请你给反对党1/3!请你投反对党1票!

    By Anonymous 匿名, at 2/19/2008 12:13:00 上午  

  • 是两票。

    By Blogger Save DAP, at 2/23/2008 11:17:00 下午  

发表评论

<< 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