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waken the Giant within

星期一, 四月 28, 2008

民政神话解构了?

黄伟益

去年10月25日,我配合许子根宣誓出任槟州首席部长17周年纪念日,出版了个人首本专著即《解构民政神话--反思国阵执政槟州35年》。配合新著推介,我当时还到民政党槟州总部“踢馆”,藉此绰头把新书赠送给许子根。

4个月12天后,国阵竟然在槟州政坛面对兵败如山倒的局面,而民政党更是被人连根拔起,并将39年捧在怀里的政权拱手让人。如今,回想起来,这本书的预言果然实现了,让槟州有机会第二度实现政权轮替的民主改革进程。

如果问我是否准备再出另一本评论民政党的书?我很难一时答得上来。很多人告诉我:民政党今后可能会成为另一个PPP(人民进步党)。如果我有时间再出版新书,我就会索性把新书订名为《民政党PPP!》,取其音就是《民政党泡泡泡化!》。

目前,手头上的工作真是让人喘不过气来。有时,我还要作为“救火员”去处理一些突发事件,若再加上一些例行公事或会议不得不出席,让我可以静下心来工作的时间就越来越少了。

我曾经对民政党情有独钟,后来却对民政党领袖的表现大失所望。在马来亚大学求学期间,有朋友问我何时才要回槟城?我竟然告诉他:当我回去槟城的那一天,就是许子根倒台的那一天。

我后来想想,这句话会有两种解读,其一就是我会等许子根倒台后才回到槟城,其二就是我准备回来让许子根倒台。后来整个事态的发展,倒像是我选择回到槟城,并且伺机而动要让许子根倒台。这一番“预言”又似乎应验了!

民政党全国目前只剩下两位国会议员及数位州议员,但在槟州及一些州属却是全面空白。若要讲民政党是槟州的反对党,又似乎让人有点难为情。

这也难怪民政党有位党员曾在跟许子根等领袖交流时说:We are not even opposition, we are in no position!(我们甚至不是反对党,我们根本没有地位可言!)

这就是民政党当前最大的悲哀!一个连内阁部长都没有的联邦执政党,再加上在槟州及另一些州属连一个议席都没有,甚至“四大天王”都组不成军,我们还要怎样对它寄以厚望呢?

许子根曾在1986年出版《参政四年》这本言论选集,其中一篇就提到“三结合的基本概念是要肯定执政党、反对党及民间团体在建国过程所能扮演的角色……一个开明的执政党,一定会欢迎有建设性的反对党。”

从民政党领袖对李家全事件左右开弓来看,就足以证明民政党不再甚至不曾是开明的执政党,而且也没有资格作为一个有建设性的反对党。

民政党曾经靠着人民的力量上台,后来却琵琶别抱加盟国阵,乃至最终竟背叛了这些支持者。针对这点,民政党根本没有什么值得怨天尤人的。

民政党要怪的就是许子根领导无方,还有许子根的软弱及对巫统领袖唯唯诺诺、毕恭毕敬、战战兢兢,才造就了民政党今天的下场。

2 Comments:

  • 从你言论看来你可跟民政有很深的仇恨,也可看出你对政治知不多,悲............

    By Blogger Jason ANG-blog shooter, at 5/18/2008 02:50:00 上午  

  • 你怎么说 308選后100天 民联执政 up up DAP, down down BN (barang naik) 1

    http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3ihdHAocabs

    没有单轨火车,外环公路消失在茫然中,如何处置35亿令吉?到底35亿令吉是否继续用在槟城?若是,请问用在什么领域?教育?基 建?医药?还是自肥朋党?

    By Blogger Lum, at 6/28/2008 02:00:00 下午  

发表评论

<< Home